范成大的中医纪事

田园诗人范成大在诗词领域里为世人留下了中医药的精彩片段,为中医药文化增添了新的内涵。

 

范成大(1126~1193年),字致能,号石湖居士,平江府吴县(今江苏苏州)人。南宋名臣,绍兴二十四年擢进士第,曾监太平惠民和剂局,任处州知府,礼部员外郎、中书舍人、参知政事等职。著述颇丰,尤工于诗,为南宋“中兴四大诗人”之一。有《石湖诗集》《揽辔录》《桂海虞衡志》《吴郡志》等著作传世。创作诗词约2000首,以田园诗盛名天下。他在诗词创作中,主题亦屡屡植入中医药、治病疗疾、休闲养生等,充分展现了深厚的国医素养。
 
范成大仕宦生涯三十载,遍历诸地,“南至桂广,北使幽燕,西入巴蜀,东薄鄞海”,并出使金国。赴任履新途中,他曾特地拜谒伊尹墓、扁鹊墓和孙真人庵,并考察探究三峡区域的地方病,写下了《伊尹墓》《扁鹊墓》《孙真人庵》等诗篇。
 
伊尹是商朝初年宰相、杰出的政治家、帝王之师,也是中药汤剂的创制者。历史上曾有伊尹欲杀帝王太甲夺权之说。范成大经过实地考察得出结论说:“汲”这个地方曾有书籍说伊尹要杀害帝王篡位自立。但是,查遍了所有资料也未找到一篇关于这一流言的文章。并作诗《伊尹墓》:“三尺黄垆直棘边,此心终古享皇天。汲书猥述流传妄,剖击嗟无咎单篇”,旗帜鲜明地为伊尹正名、为天下正视听。范成大在《扁鹊墓》:“活人绝技古今无,名下从教世俗趋。坟土尚堪充药饵,莫嗔医者例多卢。”诗中,对扁鹊给予高度赞扬,记录了扁鹊墓之“四旁土,可以为药”疗疾。祷而求之,或得小圆如丹药的传闻。在《孙真人庵》:“何处仙翁旧隐居,青莲巉绝似蓬壶。云深未到淘朱洞,雨小先寻炼药炉。涧下草香疑可饵,林间虎伏试教呼。闲身佟办供薪水,定肯分山一半无?”诗中,追忆孙思邈隐居峨眉山采集中草药,精研医理,悉心炼丹的情景,目睹孙思邈曾经使用的锅台、药臼、铜罐等,羡慕、向往之情油然而生。此外,范成大还撰写了《灼艾》:“血忌详涓日,尻神谨避方。艾求真伏道。穴按古明堂。谢去群巫祝,胜如几药汤。起来成独笑,一病搅千忙。”以及《题药簏》:“合成四大本非真,便有千般病染身。地火水风都散后,不知染病是何人”。
 
范成大在诗作中还描述了一系列中医药元素和医事活动,展现出一幅幅中医药的别样图景。如采药:“神农尝外尽灵药,天女散余多异花”“便当采药西山去”。如草药及加工:“来路风来阿魏香”“白云堆里白茅飞,香味芳辛胜五芝”“药畦粘土玉肌丰”(山药)、“拆开甘露囊,快吸冰泉瓯。热脑散五浊,岂止沉疴瘳”(橘子)、“茶槽药杵声中”“闲里事忙晴晒药”。如熬药:“药炉汤鼎煮孤灯”“残灯煮药看成老”“吹薪药鼎潮”。如吃药:“年增血气减,药密饮食稀”“收拾颓龄加药饵”“茱萸随俗强煎茶”。如试用新药:“身犹试药方”“药鼎荐珍物”“与时消息评新药”。如延医治病:“有医延上坐”“网蛛萦药裹,窦犬吠医人”“将病求医在用心”“日日处方候脉,时时推荚禳灾。门外虽无车辙,医生卜叟犹来”。如养生休闲:“休把心情关药里”“身闲身健是生涯”“长生何假金丹”“饱吃红莲香饭,侬家便是仙家”“渴饮饥餐困睡,是名真学瞿聃”“日常饱饭佳眠觉,闲傍芦花学钓鱼”。如医事:“睡余行药绕江郊”“药市并乐事”“墙外卖药者九年无一日不过,吟唱之声甚适”。
 
范成大还十分关注百姓的身体健康,详细考察了三峡地区的地方病——“瘿脖子”(即甲状腺肿大)。此病在当地流传很广,妇人尤甚。经探究,他找出了致病的原因——人们普遍缺碘。
 
田园诗人范成大在诗词领域里为世人留下了中医药的精彩片段,为中医药文化增添了新的内涵。